我为动物做过的最二的事情

Categories :健康

以下内容由PETA副总裁Jason Baker (杰森·贝克) 撰写

PETA Asia (亚洲善待动物组织) 并不像某些公司有着上百万美元的广告预算,所以,我们不得不求助于各路媒体提供的免费“广告”,来传播有关动物虐待的信息。而这意味着我们有时需要采用“吸引眼球”的策略以搏出位,以此引导人们行动。以下仅为几例我曾为亚洲善待动物组织及早年为美国善待动物组织所做的抗议活动:

1. 尿布男

我曾穿着尿布站在金佰利公司 (Kimberly-Clark) 门外抗议“好奇纸尿裤”(Huggies)用老鼠做产品实验。据报道,其公司CEO在那次抗议后说:“我们要停止动物实验,无论多少代价我都在所不惜。我不想再看到’婴儿’在股东大会外抗议了。”于是,他们停止了动物实验。

2. 瑟瑟发抖的丘比特

我曾扮成爱神丘比特要求吉列(Gillette) “心念动物”——停止动物实验。当时外面寒风刺骨,我每隔几分钟就得冲进附近的商店取暖,否则就会冻得涕泪横流。最终,他们停止了动物实验。

3. 煽动暴乱的“小鸡”

在埃及一家肯德基门外,我曾扮成一只受伤的小鸡进行抗议,随后我遭到一群愤怒员工的攻击,并被情报局官员拖走,抗议不得不被迫中止。而这最终使肯德基虐待鸡只的事实成为全球新闻头条。

4. 设想一个和平的世界

我曾在以色列装扮成一个名叫“上校”的玉米(上校代表战争,且其英文和玉米谐音),手举“给豌豆一个机会”的标语(英文中豌豆与和平谐音),呼吁海法市、特拉维夫市以及耶路撒冷古城的人们选择非暴力的纯素饮食。PS,这是在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义期间进行的。

5. 难以忽视的“真正”真相

身着大耳兔服装,手举“停止‘戈尔’实验”标语,在美国2000年总统选举期间我曾尾随候选人阿尔·戈尔长达6个月之久。天道酬勤:一个戈尔力挺的化学实验项目不久即采取让步,同意不再将80万只动物用在残忍的实验中。

6. 巨型安全套

我曾扮成巨型避孕用品来推广零残忍的安全套( 没错,连安全套都曾一度在动物身上进行实验!)。而活动地点呢?是一个名为“交欢”的基督教严谨派村落!

7. 驰骋于纳斯卡赛道

(纳斯卡: 美国全国赛车协会)

P&G宝洁公司早就因进行动物实验而臭名昭著。所以一连数月,我驾着一辆喷有“殆死”——形似宝洁公司旗下品牌“汰渍”标志的车,行遍北美纳斯卡赛车赛场。

8. 热乎乎的一坨…

..粪肥。在禽类养殖研讨会的门前,我将一卡车的粪肥全部倒在马路中央,并在粪肥顶端插上标语:“肉荤臭不可当”。

9. 被美国特工强行拖走

因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诋毁欧盟关于钢制捕兽钳的禁令,我在白宫门前摆了一个“血淋淋”的捕兽钳。而当我在白宫大门上涂抹“鲜血”时,几个特工将我押送进待命的小巴。

10.与瑞奇·雷克一并被捕

在脱口秀名人瑞奇·雷克的陪同下,我占据了服装设计师卡尔·拉格斐在纽约的办公室,以抗议他在设计中使用动物皮毛。随后,我即同瑞奇·雷克一道被逮捕了。

更多信息: 银行流水/直盘/爱企查/微信记录